主页 >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>
伟创电气没有产能却产量巨大两年销售数据是真的吗?
发布日期:2020-09-15 07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本次伟创电气申请IPO,有两个建设性募投项目,分别为“苏州二期变频器及伺服系统自动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”(以下简称:生产基地项目)和“苏州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”(以下简称:研发中心项目)。生产基地项目投资1.91亿元,占两个项目合计投资总金额2.63亿元之比为72.62%,是主投项目。

  可是,通过研究招股书、两个募投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(以下简称:环评报告)和其他两个建设项目的公开信息,我们发现,伟创电气最早要到2019年6月以后才拥有伺服电机产能,但是招股书却披露了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伺服系统产销数据,这不是很不奇怪吗?

  此外,2019年公司新增的前五大客户,中信重工开诚智能装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开诚智能),同时也是当期伟创电气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,但是公司与开诚智能之间的隐秘关联关系,招股书却没有披露分毫。

  伟创电气的伺服系统(注:各项目环评报告中称“伺服电机”、“电机”或“电机设备”)产能,按招股书披露,早在报告期开始的2017年就已经形成。2017年到2019年,即三年报告期内,伟创电气的伺服系统产能分别为2.00万台,3.00万台和6.50万台,从2017年开始已经形成成熟的伺服系统产能。可是,据相关项目的环评报告公示,我们发现公司的伺服系统产能要到2019年6月以后才形成,之前的产能数是零。

  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,伟创电气的伺服电机产量分别为1.05万台、2.99万台和6.25万台,并且相应的销量分别为1.98万台、3.13万台和5.48万台,进一步由销量获得各期伺服电机收入分别为1938.04万元、3106.70万元和5309.96万元,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之比分别为6.06%、8.83%和12.19%,占比不低并且持续增长。

  但是,再看生产基地项目环评报告中的伺服系统产能。据该项目环评报告公示,该环评报告编制时间为2020年3月,而且截至报告编制日,伟创电气的伺服电机现有产能为2.50万台/年。

  那么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环评报告中,这个现有的2.50万台伺服电机年产能又是从何而来呢?在苏州市生态环境局官网上,我们找到了2019年伟创电气向苏州市政府报批的另一个建设项目,“年产25000台电机设备项目”(以下简称:2.50万台电机项目)的环评报告。

  据该项目环评报告公示,这本环评报告编制于2019年2月,当时伟创电气现有项目产品方案中,尚未形成伺服电机产能,有待2.50万台电机项目建成后,才能新增2.50万台电机设备年产能。环评报告预计,2.50万台电机项目将于2019年6月投产。换句话说,即使不考虑项目施工进度拖延等意外情况,伟创电气将最早于2019年6月才能形成伺服电机产能。

  那么招股书中披露的伺服系统产能,是否有可能是伟创电气下属子公司按合并口径合计的产能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招股书显示,伟创电气合并范围内,除了母公司伟创电气之外,仅包括苏州诚荟创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诚荟创)和伟创印度两家控股子公司。其中,诚荟创是以销售公司生产的电气、电子产品为主营业务的企业,应该没有独立的伺服系统产能。而伟创印度设立于2019年4月16日,即使该子公司有构建伺服系统产能的计划,恐怕实际形成伺服系统产能的时间也不会早于上述2.50万台电机项目形成产能的2019年6月。

  这就比较奇怪了,按照生产基地项目和2.50万台电机项目环评报告的内容,2019年6月之前,伟创电气母公司没有伺服系统产能。而且招股书也披露,2019年6月之前,无论是诚荟创,还是伟创印度,两家控股子公司也不太可能形成伺服系统产能。也就是说,2019年6月之前,公司不应该有伺服系统产能,那么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和2018年两年中的伺服系统产能以及产量又是从何而来呢?

  如果生产基地项目和2.50万台电机项目公示的数据为线年伺服系统相关的产能、产量、销售、销售收入及其相关成本、费用和利润等数据就全都成了“空中楼阁”。

  2019年度,开诚智能取代同一实控下关联方深圳市伟信电气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伟信电气)成为纬创电子的第四大客户,也是新增的前五大客户之一。同时,开诚智能也是2019年末的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,其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销售收入之比远超当期末公司平均水平。通过深入研究,我们发现开诚智能与伟创电气之间其实颇有渊源。

  先看新增大客户方面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和2018年,伟创电气对关联方伟信电气销售行业专机(注:变频器下属的一个类别)的金额分别为1397.83万元和1027.36万元,占当期营业收入之比分别为4.33%和2.88%,分别为公司当期第三大和第四大客户。可是,伟信电气于2019年退出了伟创电气的前五大客户,并于2019年7月注销。“取而代之”的是开诚智能。2019年度,伟创电气对开诚智能的销售收入为1452.47万元,占当期营收之比为3.25%,是公司当期第四大客户。

  为什么这么确定开诚智能是替代了伟信电气的大客户地位呢?因为据招股书披露,2017年到2019年,伟创电气向伟信电气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397.83万元、1027.36万元和77.16万元,实际的终端客户都是开诚智能,相应的终端销售金额与上述关联销售金额严格相等。

  那么,这家原先依靠关联方伟信电气代为采购行业专机的开诚智能,到底是由谁实际控制的企业呢?

 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的工商信息,开诚智能设立于2008年5月14日,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,该公司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为许开成,同时许开成也是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实缴出资额达3256万元,占开诚智能总股本之比为54.27%,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那么这位许开成先生又是何许人也?据招股书披露,伟创电气的实际控制人胡志勇,与许开成等人曾经于2004年共同创办深圳市韦尔变频器制造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韦尔变频)。这三名韦尔变频的创始股东之中,许开成是控股股东。

  韦尔变频早在2013年1月15日就已注销,相关工商信息并未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。我们通过天眼查获取相关工商信息,可以对该公司的股权结构有所了解。

  据天眼查披露的工商信息,许开成持有韦尔变频55%的股权,是韦尔变频的实际控制人,李英和胡志勇分别持股占比25%和20%。

  除了韦尔变频之外,许开成和胡智勇还共同投资了另一家公司,深圳翊航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翊航科技)。因该公司也已于2018年1月2日注销,对于该公司的股权结构,我们也只能通过天眼查看个大概。

  据天眼查提供的工商信息,与韦尔变频的股权结构相同,许开成持有翊航科技55%的股权,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李英和胡志勇分别持股占比25%和20%。

  直到报告期内的2018年,许开成仍然实际控制胡智勇参股的翊航科技,是该公司持股超10%的股东,应该是伟创电气的关联方。由许开成实际控制的开诚智能,也与伟创电气存在紧密的关联关系。按照事实重于形式的原则,或也应该比照关联方披露。